首页  »  都市言情  »  [窈窕淑女](23-24)[作者:女少先队员]
[窈窕淑女](23-24)[作者:女少先队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70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三
 
  我心里一凛,接过电话,果然,传来了Mo的声音,「先生,」他从未问过 我的名字,所以也只管我叫「先生」。「先生,」Mo说,「你的包裹无法被送 达。我很遗憾。」
 
  这是为什么?所谓的包裹,一定是指孟杰。可由于靖雯在身边,我无法细问, 只好说,「好。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
 
  靖雯也许听到电话内是一个说英文的男人,只说了一句,「是客户吗?」便 拿起自己的大浴巾,轻轻为我擦干身体。
 
  我们开始了间歇同居的日子。一周中,我大部分时间都住在靖雯家。由于我 的腰并不方便,我们的同居的时间,其实靖雯付出的更多。我也见识了这样一个 江南女子的乖巧贤惠:靖雯总是为我做简单清单又可口的饭菜,将我的衣服叠的 平平整整,并且在晚上,我们总能轻易找到有趣的话题,滔滔不绝的说到深夜, 直到互相提醒,太晚了,明天还要上班。甚至就连听她给我讲我完全听不懂的杭 州话,我都似乎永远也听不够。我曾在和之前几个女友的交往中产生过对婚姻的 向往,但这次,无疑是让我的畅想最甜蜜,仿佛我的余生会置身于天堂,那里只 有阳光,鲜花,和可爱的天使。
 
  感恩节将至,我为一些重要的客户准备了卡片。Scott收到了我的卡片, 约我出来喝酒。一方面由于工作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朋友的交情,在一个 周四晚上,我和Scott约好一起去市中心一家顶级酒店喝酒。Scott由 于工作关系,手头有一些酒店客户给他的消费券,这也间接便宜了我们。
 
  Scott得知我之前腰部受伤,寒暄玩笑了几句。我对Scott说, 「伙计,我最近恋爱了。」
 
  「恩,我能看出来。」Scott微笑看着我。
 
  「我已经向她求婚了。」
 
  「她同意了?」
 
  「我想是吧……」我这个回答,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却又不知该怎么解释。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顺势转移了话题。「Scott,我突然想起来一个 事。柯蒂斯俱乐部…」我刚说到这里,Scott打断我,「什么?欧!嘿!伙 计,你在说什么?」Scott睁大眼睛,明显在玩笑的装傻。
 
  「我是认真的,Scott。恩……我其实……去过一次了。」我为了表示 真诚,告诉Scott我已经去过,这样也许他就会对我放下戒备,「确实是很 专业。可是,我想去第二次,他们说不行了。这是为什么?」所谓第二次,其实 是我想要报复孟杰,但是被拒绝的事情。
 
  「哼……」Scott低头喝光杯中的酒,「拒绝?方,我去下卫生间,回 来说。」
 
  看着Scott的背影,我深知,这种事情,想要问明白,恐怕事如登天。 可是我又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靖雯可以被带去,而孟杰就不可以?我不信仅仅 是因为孟杰是一个高大的男性。我心中报复孟杰的冲动已经远远比不上对这件事 情的好奇。
 
  正当我呆呆盯着酒杯出神,猛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吓了我一跳,Sc ott急匆匆的说,「方!来!给你介绍个大人物!对你工作有帮助!」
 
  我不明所以,跟着Scott走到酒店酒吧的门口,只见门口站着一位年近 七旬的白人绅士。这人银白稀疏的头发向后背着,露出光亮的额头。一部络腮胡 被精心修剪过。身上穿着一套米黄色的休闲西装,西装外套内是一件纯黑色高领 毛衣。脸上爬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微微眯起的双眼中,平静却又带着犀利。这 个老人双手潇洒的插在裤兜,注视着我们来的方向。
 
  平日里谈笑自若的Scott在这老人面前也十分收敛,「Kurt,这是 我的朋友,方小楼……是x公司的大客户经理……」
 
  还没等Scott说完,我突然说道,「嘿!Kurt!真高兴又见到你!」 老Kurt也把右手伸出裤兜,在自己额头上微微一点,潇洒的做了个美军的军 礼,同时对我礼节性的报以微笑,以示回应。
 
  Scott则一脸茫然。
 
  原来,就在几天前,Kurt和我有过工作上的接触。准确来说,我这种层 级谈不上接触他。Kurt是美国着名酒店集团的拥有人之一。几天前,为了拓 展明年的合作关系,我代表我们公司做了一部分的公司新产品介绍和几个案例分 享,Kurt这是对方酒店集团的大佬。会议期间,Kurt在涉及具体执行层 面的细节时几乎一言不发,只在最后乱扯了几句。就是这样,我们算是见过。没 想到这么快就又相遇了。
 
  我简单给Scott讲了我们几天前的相识,我们便来到了一间包房,从豪 华程度来看,应该是最顶尖的。
 
  Kurt掏出雪茄,随手丢给Scott一根,又丢向我一根。我接住旋转 飞来的棕红色雪茄,开玩笑道,「这是在古巴少女大腿根上搓的吗?」
 
  Scott哈哈大笑,Kurt则把自己手里的雪茄横在鼻子前,闭上眼睛 深深闻了闻,眯着眼睛说道,「你能闻出来。」然后便点燃了雪茄,开始吞云吐 雾。又开了一瓶洋酒。
 
  由于我和Kurt并不算初识,又有Scott作为我们的朋友,我们三人 很快便没有了拘谨的正式感,胡乱聊了起来。
 
  原来,经过Scott的介绍,老Kurt算是美国的世家。他的爷爷和亨 利福特在底特律是邻居。而他的儿子在服兵役期间和Scott是好友。由于S cott的工作需要,经由Kurt儿子的关系,两个人很快便从工作关系成为 了忘年交。
 
  Scott突然调整了一下坐姿,对我说,「方,你刚才不是问我关于柯蒂 斯俱乐部的事情吗?Kurt了解很多。」说完,又对Kurt说,「Kurt, 方去消费过,但他似乎有一些问题。刚才在问我,凑巧我遇到了你,你,你可以 回答他吗?」
 
  Kurt轻轻向外吹着雪茄的烟雾,微微抬头,眼睛向下的看着我,微笑着 说,「看来你们的确是好朋友。」
 
  我心里突然想到,Kurt,不就是Curtis的简称吗?难道这个柯蒂 斯俱乐部,是这家伙开的?我却不敢明问,由于这老Kurt的气场太强,平时 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我,几乎是唯唯诺诺的说,「Kurt,我去过了,确实… …确实很特别。我只是好奇,你们怎么……怎么得到那些人?」
 
  Kurt微笑着微微摇晃自己手里的高脚杯,「人都是有弱点,起码也是有 需求的。」Kurt并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有些人有特殊的癖好,有些人需 要钱,有些人由于某些原因不能报警……人可以接受比你想得多得多的东西,只 取决于你开出的价码。社会学家曾经做过一个实验……」Kurt又开始扯那套 云山雾罩的哲学问题。
 
  我却没有心情听他的人生哲思。我想,靖雯的身份合法,应该没有理由害怕 报警呀!纵然靖雯那晚并未被性侵,但也不至于装作若无其事啊!难道说靖雯喜 好被凌辱?又抑或是付费?如果是付费,那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如果想要收买 孟杰,以他殷实的家境,显然不可能。又或者靖雯是接受了柯蒂斯俱乐部开出的 价码?我难以想象靖雯一个乖巧的窈窕淑女,会喜好被凌辱或者可以为了金钱做 出如此的勾当。
 
  当晚,Kurt从未正面承认过他和柯蒂斯俱乐部有关,或者给我讲柯蒂斯 俱乐部的具体操作方法。我也不好再问。只好转换了话题,直到和他们告别。我 带着满心的疑惑,开车到了靖雯家。靖雯正在浴室,听到开门声,对我喊,「小 楼,人家刚洗完澡,在擦头发。」
 
  我换了鞋,进了浴室,靖雯显然刚刚洗漱完毕,穿了一件宽大的t恤,遮住 小屁股,露出两条光洁笔直的大腿,用毛巾擦着自己半湿的俏丽短发,从镜子里 看到我,对我美美的一笑,「小楼,你等下。」
 
  我不知该说什么。我无法质问靖雯。但是心中又万分不悦。我并不是那种传 统到迂腐的人,认为自己的女人一生只能被自己一个人的生殖器占有。之前孟杰 对靖雯的所作所为,我完全可以原谅靖雯,因为那是因为孟杰的要挟。但如果起 初柯蒂斯俱乐部就是用我那五千美金中的一部分,买得靖雯愿意去被他们赤身裸 体的凌辱,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但是看着靖雯单纯的充满爱意的微笑,我实在无法想象靖雯会接受所谓的价 码,我的心里多么希望靖雯那晚是被绑架!
 
  我愣愣的站在浴室门口。靖雯也许也看出我有些反常,不顾头发并为全干, 关切的问,「小楼,你怎么了?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说着,双手环住我 的腰,小脸侧过来,贴在我的胸上,轻轻摩擦,表示安慰。
 
  我被靖雯这一抱,浑身一震,之前脑海中胡思乱想的景象全部浮现了出来。 我仿佛看到了靖雯如何与柯蒂斯俱乐部的人讨价还价,如何明晰自己被凌辱的界 限,如何欺骗我说被两个旅者用莫名的地图搞的失去知觉,如何在孟杰家享受着 孟杰强壮身体的抽插,甚至如何与秦明杰在我现在身处的公寓内肆意释放自己的 淫荡。
 
  我越想越离谱,突然,双臂紧紧锁抱住靖雯,向上提起。靖雯显然被吓了一 跳,「啊!小楼!你太用力了!」
 
  我却不予理睬,用这个鲁达拔柳的姿势,抱着靖雯,快步走进靖雯的卧室, 全然不顾靖雯两条小白腿乱蹬乱踹。我把靖雯扔到了床上,由于靖雯并未穿内裤, 我看到了靖雯的无毛下体。
 
  「啊!小楼……你还没洗……」靖雯还没说完,我抓起靖雯一只细弱的脚踝, 拼命向外一拉,靖雯的身体仿佛腾空而起。我随后又把那只脚踝向侧一拉,靖雯 就成了爬在床边的动作。
 
  由于我坚持锻炼,而靖雯又十分娇小,这一扯,犹如甩一只小猫一般,「啊! 小楼!你弄痛我了!」说着,靖雯两条小腿开始向后乱蹬。
 
  我跪上床,双腿膝盖插在靖雯双腿间,使她的腿不能并拢,对着靖雯雪白微 翘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清脆的「啪!」的一声,靖雯的屁股上马上浮现出一个粉 红色的掌印。「别他妈乱动!」我几乎是第一次在靖雯面前说出了脏话。说着, 我双手抓起靖雯的纤细手腕,拼命向后扭住,我用左手一把抓住并固定着靖雯的 两只手腕,右手解下皮带,胡乱把靖雯双手绑在了她的背后,绑的虽然并无美感 却结实无比。
 
  靖雯显然已经被吓到,拼命扭头向后看,声音中充满了恐惧,「小楼,小楼, 你怎么了今天!」
 
  我仿佛疯了一般,并不答话,只左手按着靖雯的后心,右手疯狂抽打着靖雯 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直打的靖雯屁股和大腿后侧已经明显的沁出血红,在靖雯白 嫩皮肤的映衬下,仿佛随时都会滴出血来。靖雯起先挣扎了几下,便放弃了抵抗, 把脸紧紧贴住创面,低声呜咽,只有两只时而握拳时而张开的挣扎的小手,无助 的诉说着肉体和内心所承受的痛苦。
 
                二十四
 
  我一把抄起靖雯的胯,让她撅起屁股,靖雯被迫摆出了一个双手被反绑在背 后,屁股高翘,只有脸胸,以及膝盖小腿支撑身体的姿势。
 
  我脱下内裤,试图插入靖雯的肉缝,却发现无比敏感的靖雯,今天却并没分 泌多少汁水。我好似魔鬼附身一般,在靖雯的下体啐了一口,把勃起的鸡巴顶向 靖雯的身体。
 
  靖雯如触电一般,发出「呜啊!」一声,带着哭腔,摇着头,「不行啊!痛!」 拼命摇头,却并不回头看我。
 
  「啊!——」随着靖雯痛苦的哀鸣,我插入了靖雯那由于干涩而显得格外紧 致的肉穴。同时,我的双手狠命抓住靖雯已经被抽的血红的臀肉,疯狂的撕扯。 
  进出几下,靖雯的爱液竟然分泌了出来。这原本人体自然的生理反应,一方 面让我的抽插更为顺畅,一方面也让我更加莫名愤怒,我几乎是咬着牙,一边不 住挺动腰臀,一边说,「姚靖雯!你他妈被强奸都能发骚!你是不是喜欢被男人 操?」靖雯本能的呻吟,却无法掩盖无助的抽泣,身体却一动不动,不配合也不 反抗,任由我有节奏地撞击着她高高翘起的屁股。
 
  我夸张的从靖雯的身后冲击靖雯的身体,「啪啪啪」的肉响不绝于耳。靖雯 隐约一边微微摇头,一边发出「恩……恩……」的轻吟。
 
  被我用后入式无情凌辱的未婚妻那高高翘起的屁股,在我的毫不留情的撕扯 下不断变形,甚至被抓的通红。每当我把靖雯臀瓣扯向两边,那小巧可爱的菊门 便暴露出来,并也随着我拉扯那一对光滑嫩白的屁股,微微变形。
 
  我腾出右手,随便沾了沾靖雯流出的爱液,把食指指肚猛地插入靖雯的菊花。 靖雯「哦啊!」一声呻吟,开始晃动腰肢,拒绝菊门异物的侵入,口中开始喊 「不行!不行!」然而,包裹住我鸡巴的嫩穴却突然开始收缩!我被这突然的刺 激,弄得精门一松,也懒得调整,索性快速冲刺几下,在即将射精前,把鸡巴拔 出了靖雯的身体,一股股精液喷射在靖雯的屁股上。
 
  随着我的射精,我仿佛突然恢复了理智。俯下身,紧紧抱住靖雯,全然不顾 她的双手还被我的皮带绑在背后,屁股上也有自己的精液。我的胸紧紧贴着靖雯 t恤下的骨感的后背,嘴巴凑在靖雯耳边,轻轻叫着靖雯的名字。
 
  我腾出一只手,解开绑住靖雯双手的皮带,之后便又马上紧紧抱住靖雯。靖 雯却仿佛死鱼一般,在我怀里一动不动,就连脑袋也不转。不知是高潮后的喘息 还是反感于我的莫明施暴。
 
  过了良久,靖雯轻轻的说,「小楼,以后不可以……妹妹会坏掉的……」 
  听靖雯这么说,我猜她应该并没有生气。先在靖雯耳边轻轻恭维道,「你今 天太美了。」然后又问,「你是不是喜这样?」
 
  「讨厌……人家才没有呢……」靖雯羞羞答道。可是语气分明是一种撒娇。 也就是说,靖雯默认了喜欢被强硬的插入。
 
  我心里凉了半截。如果是这样,那么柯蒂斯俱乐部的事请……我不敢多想, 也没有任何证据。只能对靖雯说,「你喜欢这样,应该早告诉我啊……你喜欢怎 样,都要告诉我,这样咱们才能更好的相爱。」靖雯只说了一句「讨厌」,便不 再回应。
 
  虽说我对靖雯有些猜不透,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只是我并未再提结婚的事情。 我想,不妨再继续相处相处;以前的事情就不管了,但是我们两个确认关系之后, 我可不能再让她给我戴绿帽。
 
  转眼到了感恩节。靖雯说她的同事要共进晚餐,我在公司侧面打听了一下, 确实她们的小团队打算出去聚餐。而我,从三年前开始,每年感恩节都和我的那 群学生球友一起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我们便决定在感恩节当晚分头行动。我在打 球那些孩子中,唯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孟杰。当晚做东的是六六。六六似乎叫刘 什么,大家都管他叫六六。我问六六都有谁来,六六说了一长串名字,都是之前 我周末去打球的那些人。我听人名中没有孟杰。我便应允加入他们的聚会。 
  当晚,我们来到了六六家。共有七八个男生,其中几对还带着女朋友。一边 聊天一边开玩笑,一顿晚饭也就所谓吃过了。然后就开始玩喝酒游戏。根据之前 的经验,这种游戏,越玩尺度越大,我在去年,和一个小学妹抱在一起借着酒劲 儿亲了半天。后来还约了几次炮。但是我今年可不会,我今年来,并不是为了什 么艳遇,只是单纯的为了应酬一下,毕竟我已经脱离球场有段日子了。
 
  那晚不知是我运气不好还是什么原因,玩游戏总是输。看着那些甜蜜的小情 侣,我又总是乱想靖雯的事情,越来越郁闷,酒也越喝越多。我最后记得的事情 是,我向沙发后背上拼命地靠,说了一句,「哥儿几个,我今天好像喝多了。有 点难受……」
 
  之后,断断续续的,似乎几个男生把我架到了六六的卧室里。然后似乎有人 进来看过我一眼,然后出去说,咱们小点声,小楼哥睡了……
 
  我再睁眼,嘴里干的要命,躺在陌生的床上,天旋地转。外面依然是他们喧 闹的声音。我摸索着走出去,在强光的刺激下只能眯着眼睛。那十来个男女听见 响动,集体望向了六六卧室的方向,一见是我晕晕乎乎的走出来,有几个声音寒 暄到,「小楼哥,酒醒拉?」
 
  我完全看不清是谁,径直拿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又打满一杯,含糊地说, 「你们继续……六六,我今晚上得睡你这儿了恐怕……」说完,端着水杯,走回 六六的卧室。
 
  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在模糊的人影中,我怎么好像看到了孟杰?我回到黑 漆漆的卧室里,顺着门缝往外看。幸好,六六的卧室门正对客厅,一切一览无余。 我拼命眨了眨眼,看了看,果然,孟杰坐在沙发上刚才我坐的位置。似乎他是独 自前来的,并没有何思凡或者别的什么女伴。
 
  这时,可能是我刚才出去喝水打断了他们的节奏,一个声音说,「太晚了, 走了走了。」随后,大家都开始随声附和。孟杰显然不太高兴,「别啊!我刚来, 你们就走了?」可是大家去意已决。大家客套着「下次再聚」「开车小心」,纷 纷散去。客厅里只剩下孟杰,六六,还有邵兵三个人。
 
  送走大家,邵兵说,「孟老板,没事儿,咱们接着陪你聊。待会儿小楼哥醒 了咱们再琢磨琢磨干什么。」
 
  六六说,「孟老板,你跟林志玲真分手啦?」林志玲就是何思凡。
 
  见孟杰并不答话,邵兵说,「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目标?」
 
  听邵兵这么问,孟杰突然「嘿嘿」一笑,「我最近上了一个上班儿的,特他 妈骚!」说完,举起酒杯,和邵兵,六六分别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我在里屋 听了可是大吃一惊,上班的?难道孟杰说的是靖雯?
 
  六六却没接这个话茬儿,戏谑的说,「孟老板,之前你跟我们说的林志玲的 事儿,还算数吗?」
 
  「算算算!操,你要不说,差点忘了!你放心,我走之前,保证让你们操上! 哈哈哈」说完,三人再次碰杯。
 
  其实我早有耳闻,现在的孩子,玩儿的开放得不得了。孟杰这种高富帅就算 了,谁知道竟然看着老实的六六竟然也是这种人。
 
  孟杰突然拿起手机,一边摆弄,一边说,「让你们一说,我决定,今天我就 带兄弟们嗨起来!」
 
  六六凑上去,拼命看向孟杰的手机屏幕,「我操,你约林志玲来啊?」
 
  「不是不是。」孟杰用胳膊肘撑开六六,「我给你们叫来我刚才说的那个上 班的小骚货。」六六明显失望,一屁股坐回去,「没劲,我还以为是林志玲。」 孟杰笑骂,「行,傻x,有本事待会儿你别上!哈哈哈」
 
  听他们这么说,我的心几乎跳出胸口。这「上班的骚货」,难道是靖雯吗? 我亲眼所见,孟杰威胁并凌辱了靖雯。可是我不理解,为什么靖雯还能被随叫随 到呢?难道只是单纯地为了满足自己被凌辱的肉欲吗?
 
  我拿出手机,试探着给靖雯发了一条消息:「你们完事了吗?还有多久到家?」 我并未说我在哪里。如果靖雯告诉我她已经在家,甚至哪怕只是告诉我她大约还 有多久就能到家,我也就放心了。谁知,我的信息犹如石沉大海,半天不见回复。 
  客厅里,孟杰一直在嘱咐六六和邵兵如何见机行事。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孟 杰突然看自己的手机,站起来,兴奋的说,「来了,我去接她。再顺便把我百宝 箱拿上来!哈哈哈哈!」

2015071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