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风雨夜母子情]作者:不详
[风雨夜母子情]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风雨夜母子情
 

 字数:5992字
 
  故事是发生在十年前夏天,原本一家三口计划要到南投来一趟三天两夜的知 性之旅,但谁知偏偏天不从人愿,父亲因为临时接获公司的命令要到高雄出差, 而这个计划了半个月之久的知性之旅就要终告取消了。
 
  母亲见我闷闷不乐,知道我是为了这次出游无法成行而生气,其实天生活泼 外向的母亲也不是正在为此事发愁吗?
 
  突然间,一个天真的念头闪过脑海,我趁着向母亲抱怨的机会,出奇不意的 提出我的想法:
 
  「妈,既然爸爸不能跟我们去,但这并不表示我们母子就不能去呀!再说, 我们都是大人了,就算出门两三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我不说、你不 说,老爸又怎么会知道呢?」
 
  原以为只是一番谬论,想不到母亲竟会如此简单的就被我说服了,大概母亲 心中也和我有着相同的念头吧!只是碍於身为人母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隔天,我们母子俩整装向南投出发,一路上有说有笑,这还是我自从上了国 中之后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的天伦之乐,现在想起来,这次和母亲单独出游的决定 似乎是对的,如果身边个父亲,凡事可能显得碍手碍脚,但和母亲独处,却可以 处处毫无顾忌,母亲是个大而化之的女人,从小我和母亲就十分的亲近,一来母 亲和我都有和我一样长不大的孩子脾气,所以十分有母子缘;二来母亲自从嫁给 父亲之后,一直过着单调的居家生活,这和她年轻时的疯狂模样比起来,真有如 天堂与地狱。好不容易有了母子独处的机会,她当然想要好好的放纵一下自己。 
  第二天的中午,我们来到了南投深山的某个牧场,但天空却突然下起了滂沱 大雨,我们母子只好待在事先租下的小木屋中躲雨,心中仍期盼着天空能赶快放 晴。
 
  但这场与似乎没有停止的迹像,入夜之后风雨反而更大,听了收音机的广播 才知道有个台风正在接近台湾之中,这对我们原本想好好大玩特玩的母子而言, 无疑是一大打击。
 
  「对不起,都是我任性,说什么都要来,现在被困在山中动弹不得,老爸回 来之后一定会修理我的。」
 
  母亲不忍见我自责,温柔的将我搂在怀中,听声的安慰着我:「其实老妈也 有错,要不是我也想来,你也来不成对不对?」
 
  说完,我们相视而笑,对彼此都成毫无隐瞒的说出自己心中最真的感受,足 见我们对对方的信任与依赖,更无疑的让我们相信,我两是世上人人称羡的一对 母子。
 
  随着夜越来越深,风雨夜越来越大,小木屋中虽可以避风雨,但呼呼的狂风 却吹得人心惊肉跳,为了转移我俩队风雨的注意力,我向母亲提议玩双人桥来打 发时间。
 
  「双人桥?我不会。」
 
  「简单的很,我来教你吧!这双人桥又叫蜜月桥,是最适合新婚夫妻再度蜜 月的时候,两人用来打发时间用的……」
 
  话还没说完,眼角瞥见母亲双颊飞红,一时还不知个所以然,只是一股脑儿 将如何玩排一五一时的教给了母亲,母亲对玩牌似乎有着异於常人的天份,才学 了十来分钟就已经懂得诀窍,玩了几局之后还赢了好几场,不服输的我当下向母 亲提出了挑战。
 
  「这样玩多们意思,我们来点赌注吧!」
 
  「那在好不过了,我还怕你输不起呢!但是,在这荒郊野外的,要赌什么好 呢?」
 
  「这么说,你是绝对会赢喽?」
 
  母亲自信的点着头说:「绝对赢!赌什么我都跟!」
 
  「什么都跟?」
 
  母亲坚决的说:「绝不食言!骗人的是小狗。」
 
  听母亲这么一说,我的玩性又起,当下向母亲提出了玩笑般的提议:「那赌 身上的衣服吧!谁输了一场就脱一件!直到脱光为止。」

   原以为母亲会对我的玩笑责难一番,想不到母亲却一口答应了,彷佛那个等 一下被脱光的人就是我一样,我就为了赌上这口气,决定认真的和母亲来一场豪 赌。
 
  说也奇怪,从第一场开始,我就一路的惨败,身上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母亲扒 去,原本就没穿几件衣服在身上的我,才不到半个小时就只剩下胯下的一件小内 裤,而母亲却只输掉的身上的一件小背心和脚上的一双丝袜。
 
  眼看着我就要被母亲脱得精光而惨败,母亲笑吟吟的瞧着我,问我要不要将 仅剩的最后一件小内裤也当赌注时,我坚决的说:「谁说不赌了?!反悔的是小 狗!」
 
  於是,赌局继续了下去。
 
  或许是时来运转,接下来的一局我终於赢了,眼看母亲的身上只下上衣、短 裙、胸罩和内裤,不论她脱下哪一件,都会令我非常尴尬。
 
  「不如就玩到这里吧!」
 
  「不行,你想让妈当小狗不成?说什么也得玩到最后一场!」
 
  母亲坚决的说着,并且伸手进上衣内,隔着上衣解下了胸罩,放在那堆从我 俩身上脱下的衣堆上。
 
  母亲的举动着实的让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母亲只是开开玩笑,想不到她却如 此的认真,看来我不继续她是不会罢休的,我心想,反正我的身体是母亲从小看 到大的,就算被她脱得精光也没什么好丢脸的,但要是我赢了呢?母亲的身体岂 不是让我给……
 
  想到这里,我的脸不禁羞得通红。
 
  不行,我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呢,她可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呀!幸好小木 屋中的灯光昏黄,母亲看不见我通红的脸,要不然心中着这个秘密,又岂能自圆 其说呢。
 
  我抬头看着母亲,她正认真的算计着手上的牌,丝毫不为了脱下了身上的胸 罩而感到腼腆,而我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飘向母亲的胸口。
 
  因为天气实在炎热,母亲的身上原本就只罩了件丝质的薄衫,如今解下了胸 罩,尽管灯光昏暗,我仍可以清楚的看见她那对坚挺的乳房,尤其是那两颗微突 的乳头,更是明显的无法隐藏。
 
  母亲虽已年近四十,但就一般女人的标准,母亲算得上是保养的十分良好, 要不是眼角的几条鱼尾纹和双手微皱的皮肤泄漏了秘密,一般人还真难猜测她的 真正年龄。
 
  母亲虽不貌美,但却有着一附傲视群雌的好身材,所以母亲向来就不吝啬於 向人展示她的身体,但身为她的儿子的我,却始终只把她当成是自己的母亲,从 未有过非分知想,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母亲不只是母亲,她还是个十分具有女 人味的美丽女子。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双手也微微的发颤,但脑筋却还清醒。是的,我要赢, 我要赢下母亲身上的最后一丝一缕,我要好好的饱览母亲的婀娜胴体,我要…… 我要……我要……
 
  在一番搏斗之后,我终於又下了一城,母亲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微微的直起 身,然后弯腰伸手进小短裙内脱下了内裤。就在母亲的内裤缓缓的从她腿上被褪 了下来的时后,我的阳具已经禁不起如此强烈的刺激而暴跳如雷,在极度的充血 勃起之下,龟头不由自主的从内裤中探出头来,好巧不巧的被刚起身的母亲瞧个 正着,母亲抿嘴一笑,也不多说话的将内裤往桌上一扔便坐了下来。
 
  「看来我得要认真的玩下一局了,在不然,老妈可要走光了!」
 
  我忍住了心中的冲动和澎湃的思潮,用颤抖的双手发着牌,当瞧见手中的牌 时,一声惊呼差点脱口而出,原来我手中握有一只长牌,眼见我这局又非赢不可 了,但我真的要赢牌吗?我真的有勇气看着母亲光着上身或光着屁股与我对桌而 坐吗?
 
  母亲刚脱下的那件小内裤就摆在自己面前,性感的款式和透明的内裤布料引 起我无限的遐想和欲望,闭起双眼,隐约的还能闻到从母亲内裤上所散发出来的 阵阵腥臊味……
 
  「妈,你可要先考虑一下待会是脱上衣好、还事先脱裙子好了。」
 
  「小子这么有自信,我偏不依,要是待会我输了,就在你面前脱的精光,也 不用先脱后脱的了。」
 
  「说话可要算话……」
 
  「耍赖的是小狗!」
 
  果不其然,才不到短短五分钟,我已大获全胜,我用色眯眯的眼光直盯着母 亲身体看,看她要如何化解这个窘境。
 
  母亲扭捏的看着自己,似乎是恳求我收回刚刚的承诺,但我早已被母亲的内 裤燃起了熊熊的欲火,岂能善罢甘休,执意要母亲脱衣服,母亲知道无可抵赖, 也只有慢慢的伸手去解上衣的钮扣……
 
  当母亲两颗浑圆的肉球从上衣中蹦出来的那一刻,我忍不住赞道:「妈…… 你的奶……我是说乳房……不不……是胸部……好美……真的好美……」
 
  母亲见我一色急竟口吃得胡言乱语也开心的笑了。
 
  「什么美不美的,老妈都快四十了,这对奶奶……可有点下垂了。」
 
  「不,一点也不会,美的很,老妈的胸部可媲美叶子媚。」
 
  其实母亲长得十分平凡,如果赞美她长得美丽,她不但不高兴反而会以为是 在刺激她,相反的,她最以为傲的身材却也不吝让人称赞,特别是她那对三十六 寸的乳房,丰腴动人,十分引人侧目,只是身为人子,我这还是头一回称赞母亲 的胸部长得迷人,母亲听在耳中自有说不出的受用。
 
  「小子狗嘴吐不出像牙,一开口就没正经话,是跟你爸学的吗?」
 
  母亲口中虽然斥责,但却满脸堆着欢愉,双手还不忘去解除腰上的裙带。此 刻,我已知道现在的母亲已不再将我当成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一个男人,一个懂 得欣赏她的美丽的男人。我知道在她这么多年的居家生活里,是过得多么的单调 乏味,偏偏她又是个追求刺激的女子,难道……难道母亲现在心中所想的,竟会 和自己一样……!!!
 
  当母亲缓缓的褪下小窄裙,轻轻的往桌上一扔,双手又交叉紧抱在胸前,且 身子始终未曾起身过,尽管我已知道现下的母亲身上已经一丝不挂,但隔着眼前 的长桌,我也只能凭空想像母亲致命的下身曲线……
 
  母亲见我瞧她瞧得发楞,也不禁一阵脸红,一手捧着双乳另一手便忙着收拾 自己脱在桌上的衣裤,眼见机会就要消逝,我急忙去拦母亲的手,并一把抓住。 
  「怎么?脱都脱了,还不让老妈将衣服穿上,非得让我感冒不可呀?」
 
  「不是……我是觉得……妈妈衣服既然都已经脱了,又为什么吝啬让做儿子 的瞧上一眼,再说,妈妈身材这么好,每天包得紧紧的多可惜,我真恨不得做个 小贝比,每天能和这么好身材的妈妈一起洗澡、一起……」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竟然对母亲说了这么多不正经的话,说到兴头上, 差点连「一起睡觉」也脱口而出,但想不到母亲听了之后竟哈哈大笑,一点也不 生气,反而站起了身子,但另外一只手却顺势遮在阴部之上。
 
  「小色鬼!要看就快看吧!要被你老爸知道了,非杀了我们母子不可。」 
  我从上大下,仔细的瞧片母亲身上每一寸肌肤,母亲被我瞧的有些害臊,但 却又不忍扫我的兴,只好羞却的站在那而一动也不动的像个木头人,目光更是看 向窗外,不愿与我相对,但我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势喜悦的,要知道有多少人能有 机会赤身露体的站在人前供人玩赏,更别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了,心头的那股刺 激的快感,比坐云霄飞车不知好上几百倍。
 
  另一方面,我在也忍不住心头的冲动,当场掏出阳具来自慰,虽然母亲就站 在眼前,而我早就豁出去了,两眼还直盯着母亲胯下那丛无法用一手遮掩的阴毛 瞧,恨不得一把拉开母亲的手……将她强奸。
 
  母亲听我不再出声,好奇的用眼角馀光像我偷瞧,见我竟大胆的掏出阳具来 自慰也大吃一惊,惊慌失措的转身奔向浴室。
 
  我见自己闯了祸,又见母亲惊慌失措的样子,心想母亲大概不会和我有着相 同的龌龊想法才对,但大错既然已经造成,也只有硬着头皮去向母亲道歉了。 
  敲了浴室半天的门,母亲连声也不吭一声,她的生气可想而知,我失落的回 到桌前,看这母亲的性感小内裤仍静静的躺在那儿,不由自主的将它放私藏了起 来。
 
  这次出游,我与母亲都是同床儿眠的,如今发生了这件事,想来母亲一定不 愿再与我同床,我抱着棉被枕头以厅上的沙发为床,自己先睡了,临睡前还不忘 嗅一嗅母亲的内裤,然后才沉沉的入睡……
 
  夜越深,风雨越大,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在睡梦中被人轻轻的摇醒。睁 开眼睛一看,除了母亲还会有谁。
 
  「妈……刚刚的事……我很抱歉……」
 
  「别说了,外头风雨大,天气也越来越冷,到床上去睡吧!免得着凉。」 
  「不,不要,除非妈妈先原谅我。」
 
  母亲突然沉默不语,抬头望着窗外,隔了许久之后才淡淡的说:「其实蜜月 桥我早在十几年前就会玩了,而且还是个中高手,我一路赢你,你难道我都不感 到奇怪吗?」
 
  「可是,你最后明明是输得一丝不挂了,难道……」
 
  母亲转头,看着我,嘴角泛起了诡异的笑容。就那一刹那,我一切全都明白 了,但……这是我在作梦吗?
 
  母亲此刻正蹲在沙发前,一双修长的玉腿从睡衣中露出大半截来,我大着胆 子伸手去抚摸母亲的大腿,见她丝毫没有反应,更大着胆子顺着大腿往睡衣里头 摸去,直到碰触到母亲的下体,才惊讶的发现母亲竟然没有穿内裤!
 
  「小子,老妈的内裤你也敢偷,那可是你老妈最心爱的一件内裤,是你老爸 到法国……哎呀……你这猴急的小子……」
 
  没等老妈说完那件内裤的来历,我便已经迫不即待的像一头恶虎般地扑向母 亲,并且将她压在地板上强吻着她,母亲没有反抗,只是瘫在地板上任我恣意的 抚弄她的身体,这时我才发现母亲身上除了那件轻薄的睡衣之外更无它物,一阵 狂吻之后,母亲的粉颈被我粗暴的咬得到处瘀青,但她却似乎乐在其中,直到我 按捺不住想要插入时,母亲才要求到大床上去。
 
  这时,我与母亲早已身无丝缕,才一上床我便迫不即待的想要扒开母亲的双 腿长驱直入,母亲温柔的搂着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别急,今晚……还长得 很呢……」
 
  ……
 
  曙光乍现,风雨停歇,阳光从窗外斜斜的射进屋内,我被刺眼的阳光惊醒, 当心中还怀疑着昨晚的一夜激情是否只是南柯一梦的时候,赫然发现母亲正赤裸 裸的依偎在自己胸膛沉沉的睡着,这才证明了一切都是事实而非梦幻,回想昨晚 在母亲的循循善诱之下,前后竟然和母亲一连做了四次爱,直到阳具因为多次射 精而再也无法勃起为止,才意犹未尽的入睡。
 
  看着躺在子几身上熟睡的母亲,心中真是百感焦急,但木已成舟,也只能这 样错下去,面对着生己育己的母亲,竟成为自己乱伦的对象,心中不免忐忑,同 时也觉得对不起父亲,再仔细的端详一下母亲诱人的睡姿,内心的欲望马上又占 领了良心与理智,也不等母亲醒来,便又开始了清晨的第一炮……
 
  从此,我们母子俩过着形同夫妻的生活,同时也从彼此的身上得到充分的性 满足,唯一的障碍--父亲--所幸因为工作上需要经常出差的缘故,无形中制 造了许多母亲与我亲热的机会,一直到我结婚为止,我与母亲的乱伦关系共维持 了十年之久。如今我的小孩也已经一岁多了,母亲偶尔还会藉口看孙子而偷偷跑 来与我亲热,不但父亲不起疑,连妻子都欢迎不已,只是母亲年事渐高,再也无 法做像当年一夜四次的疯狂,有时也只能用互相口交来聊已自慰。
 
  今年夏天,我特地安排了全家人到南投的山间出游,主要是要和母亲一同回 味当年促成我俩这段因缘的小木屋和风雨夜。
 
  下午,母亲藉口要我陪她出去散布而支开了妻子和父亲,母子俩来到林间。 
  我突然心中有许多疑问想对母亲说,正要开口的时候,母亲去先一步道出了 我心中多年以来的疑惑。
 
  「其实十年前当你提出玩蜜月桥的那一刻,我便起了与你……相好的念头, 只是做母亲的怎么好开口?谁知你这急色鬼,连你老妈也不放过,处心积虑的想 占我的便宜,玩什么脱衣服的游戏,我只好装做是故意输你而不得不脱光衣服, 否则你怎么有机会向我下手?」
 
  「既然如此,当初你见我手淫又为何要躲进浴室呢?」
 
  「其实我心中也犹豫,一来是怕对不起你爸,二来是怕你会怪我陷你於乱伦 的罪名之中。」
 
  「后还怎么又想通了呢?」
 
  母亲笑着给了我一巴掌说道:「还不是你偷了我那件最心爱的三角裤!」 
               【全文完】
 
2015071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