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红粉佳人](08)作者:喵喵大人
[红粉佳人](08)作者:喵喵大人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7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节:玄女多情
 
  双修阁坐落在环境清幽的云梦岭之上,建筑群错落有致,点缀於群山之间。 其中位於最中央那豪华气派的宫殿,便是双修阁主阁。
 
  林子轩与陆中铭策马并行,后者见他似对一路上所遇的双修阁弟子们,投来 的异样眼光感到奇怪,於是解释道:「双修阁是云梦岭一带最强大的势力,其建 阁历史悠久,不比蓬莱宫差。但与我们最大的不同点在於,双修阁的人虽时常下 山走动,但却极少邀请外人前来作客,更别提是双修玄女亲自邀请。轩儿,你今 趟这小伤当真受得值,受得妙。」
 
  说到最后,他已经是笑吟吟的,看着林子轩,一副你懂的意味。
 
  林子轩脸色一红:「陆叔叔别取笑我啦,玄女是看在我仗义出手的份上,才 邀我们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陆中铭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华丽马车,摇头小声道:「你这么想就错了,双修 阁是出了名的一向不待见我蓬莱宫,明知你是蓬莱宫少主,双修玄女却仍坚决邀 请。你看为叔,九洲国三大武宗之一,论身份可与双修夫人平起平坐。可为叔今 趟却是要沾你的光,才得以踏进双修阁。若为叔所料不差,双修玄女怕是对你一 见锺情了。」
 
  「这怎么可能?」
 
  林子轩嘴上虽这么说,但一想到双修玄女那如梦似幻的美眸,一颗心却不由 自主地剧烈跳动起来。
 
  「不可能?」陆中铭撇撇嘴,「若不可能,她和婉儿素未谋面,为何要把婉 儿邀上她的马车。你个傻小子要是不信,一会婉儿回来了,你自个儿去问她。」 
  众人随着双修阁一众来到前殿,马上就有一群仆从过来为众人安排居所。 
  林子轩几人作为贵宾,双修阁分别为他们安排了环境极为幽静清雅的几间别 院,至於蓬莱宫的一众随从自然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但安歇的地点亦很不错。 
  陆中铭指着那两个被废去一身功力,手脚被拷上锁的犯人道:「这两个重要 囚犯就不劳烦诸位了,由我的人看管就行了。」
 
  双修阁自是没有意见,将这两个被陆中铭生擒的司徒家囚犯交由蓬莱宫一众 自行看管。
 
  待得闻人婉回来,林子轩支开旁人,问她道:「玄女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闻人婉掩嘴轻笑,一双美目上下打量着林子轩:「玄女虽然看似若不经意, 掩饰得很好,但姐姐还是看出来了,她可能喜欢上你了。」
 
  陆中铭在他肩膀上重重一拍:「看吧,为叔有否说错,双修玄女可是名动大 陆的绝色美人,与你那未婚妻大才女以及夫人,并称九洲国三大美人之一。当然, 我们的婉儿只是不好名声,不然三大美人还要再加一个,要好好把握机会啊。」 
  说完,陆中铭便走了,留下一脸愕然的林子轩呆立原地。
 
  「怎么啦,轩弟,高兴得傻了?」闻人婉在他面前挥了挥手。
 
  林子轩重重地籲出一另加口气,难掩心中兴奋地道:「玄女她,真的对我… …我仍是不太相信。」
 
  「姐姐很确定,我们家轩弟长得这么好看,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呢,加上轩 弟奋不顾身地救她,她喜欢上轩弟很正常。」闻人婉接着掩嘴偷笑,「其实呐, 我看不止玄女,那九个娇滴滴的可人儿,起码有一大半也喜欢轩弟,你没注意到 她们一路上一直偷偷在看你吗?」
 
  林子轩脸色腾地红了,讷讷说不出话来。
 
  说实话,那双修九美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虽比不上闻人婉或双修玄女, 但却各有特色,同样很让人心动。不过,他却对她们没有任何非份之想,只是想 不到不过初次相遇,九美之中竟然也有人对他有意思。
 
  「好啦,姐姐不打趣你了,赶了一天路身上髒死啦,赶紧去洗个澡。今晚双 修阁要设宴招待我们,玄女说双修夫人也会出席,可不能失礼了,姐姐也要去沐 个浴了。」
 
  「哦,我知道了。」林子轩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皱,靴子还沾了大 堆泥土,连忙回别院梳洗去了。
 
  当夜幕降临,林子轩,闻人婉和陆中铭,带着七名管事共同赴宴,蓬莱宫的 仆从则没有列席的资格。
 
  宴会在双修阁主殿举办,林子轩踏进场内之时,感到了一些熟悉的味道,这 才想起之前蓬莱宫招待闻人婉的一众同窗时,与眼前的情景颇为相似。惟一不同 的便是,今趟出席晚宴的人数非常多。
 
  双修阁主殿宽敞明亮,地面上铺着青玉般的石砖,七十二盏宫灯将主殿照映 得灯火通明。
 
  林子轩一行人进场时,受到的欢迎还算热烈,没有众人预想的冷淡,毕竟双 修阁与蓬莱宫不和的传言早在大陆盛传。想来客人是由双修玄女亲自邀请,即使 不和,双修阁众人也不能表现出来,失礼於来客。
 
  主位之上,一红一黄两个身影静坐其中。
 
  双修玄女换了一身淡黄宫装,包裹住她玲珑剔透的身段,淡雅中饱含出尘气 质,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如云的秀发挽了一个朝云近香髻,一朵精緻 的小花朵,几颗圆润的珍珠点缀其间。她的面上仍蒙着半幅面纱,但一双美目却 毫不掩饰要注视着进场而来的林子轩。
 
  双修夫人则身穿一袭大红色丝质长裙,领口开的颇低,露出丰满白皙的胸部。 她面似芙蓉眉如柳,淡扫娥眉眼含春,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 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当真是个成熟动人的尤物。论姿色,闻人婉和司马瑾儿均 可胜她半筹,但论风韵,却是只有蓬莱剑姬能与她一争高下。
 
  「诸位请入座。」
 
  随着双修夫人开口,林子轩等人纷纷入座。
 
  林子轩方纔的注意力全放在双修玄女身上,就连双修夫人也只是稍稍注意了 一会便算。刻下入座后,方有闲情打量起在场的双修阁众人。
 
  此等场合,双修九美均有出席,而且从座次上看出她们的地位都非常高。然 而令林子轩感到意外的是,除却几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外,另有五六个年纪至少在 五十开外的男性,神色悠闲地稳坐於上席中。观其座次,这些人的身份地位甚至 要稍高於九美。
 
  双修阁一向是女尊男卑,阁中男性弟子的地位远不如女性,就像此刻那轩辕 霖与华冬生,这般傑出的男弟子也只能位居九美之下,可见一斑。林子轩估计, 这几个人都是双修阁中的高手,惟有实力至上者方能在女尊男卑的双修阁中获得 地位。
 
  双修夫人悠然地为众人作介绍,那四个妇人都是双修阁北院长老,共同执掌 北院,也是九美的师尊们。而另外那六位男性,身份则是南院长老,负责管理所 有男性弟子,身份地位与那几个妇人同等。再往下,则是轩辕霖,华冬生,以及 名叫林峰和莫剑北的南院首席弟子。
 
  从这四个人的身份上看,他们应该是双修阁着力培养的新一代中坚力量,看 见轩辕霖,林子轩便打定主意,找个时机和他见个面。
 
  思索间,只听得双修夫人缓缓说着。
 
  「马贼头子王义多次逃过官府的追踪,带着一群悍不畏死的随从,烧杀抢掠, 来去如风。前段时间官府收到消息,王义逃窜到了云梦岭一带,遂请求於我双修 阁为民除害。我原想这般简单之事,便由小女去负责,谁知却差点令小女遇险, 多得林公子仗义相救,将那马贼头子逼退,妾身感激不尽。」
 
  「夫人客气了,换作任何人,也断不会袖手旁观。」林子轩连忙谦让。 
  说实话,他当时什么都没想,便冲了过去。实际上当时若没有他出手,那王 义也无法伤害到双修玄女。只看后来陆中铭评价了她说,玄女的武功该与林子轩 不相伯仲,当时她只要拖延得一分半刻,是非常轻松的,王义除了授首外没有别 的下场。
 
  林子轩受伤完全是经验不足,他根本没必要与那王义硬碰硬,只需拖延即可。 但话又说回来,若非他的硬拚,王义也不会受伤,届时要拿下他,双修阁的人怕 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林子轩发现,双修夫人口中说着感激不尽,神情却平淡如水。而且双修夫人 一双眼睛,带着莫名的意味,时不时地对他上下扫视,令林子轩一时间有些怪异。 
  好在她一旁的双修玄女,毫不掩饰的大胆目光,一直停留在他一个人身上, 当林子轩望向她时,后者美丽的眸子露出笑意,让他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 
  他没有发现,除轩辕霖外,另外那三个南院首席弟子,望见场中两人相互对 视,各自的目光涌现出愤怒或妒忌之色。看着林子轩均神色不善,再望见坐在林 子轩身旁如仙子般的闻人婉,看着他的目光更是满怀忌恨。
 
  酒过三巡,气氛逐渐热烈了一些。
 
  闻人婉轻凑在林子轩耳边说:「轩弟,姐姐吃饱了,再坐一阵便先回去。」 
  「怎么啦,吃得这么快?」林子轩讶然道。
 
  闻人婉秀眉轻蹙道:「还不是那几个老傢伙,个个总是望着我,姐姐被他们 看得很不舒服,想早点离席。」
 
  林子轩转头一看,发现果真如此,此时那六个男院长老竟皆被闻人婉的美色 所慑,第一次见到这陌生的绝色美人,时不时明目张胆地在打量她。
 
  林子轩心中一阵恼怒,这帮老傢伙如此不知廉耻的。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这几个南院长老忽然都脸色一紧,个个正襟危坐, 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来,与席间他人把酒欢谈,彷彿刚才的一切只是林子轩 的错觉。
 
  林子轩不由愕然,待他望向台上,只见双修玄女面若寒霜地从几人身上收回 目光,再看向他时,已经换上了歉意的目光,林子轩心中一阵舒坦。
 
  一旁的陆中铭没有注意到这些,因为他发现,双修夫人似是有意无意地注视 着他。陆中铭的修为何等厉害,那怎会感觉不到有人在注视他。一想到他的魅力 可是连蓬莱剑姬也抵挡不住,这美艳不下於剑姬的双修夫人,莫不是也对他芳心 暗许?
 
  陆中铭越想越有可能,他乃武宗,身份不凡,论姿色名气均胜过双修夫人半 筹的剑姬,还不是成了他的女人,双修夫人何能倖免?
 
  虽说剑姬是个掌控欲极强的女人,不会容许他拥有另一个女人,但是若能与 双修夫人发展出一段美好的情事,只要不让剑姬知晓,岂不是件美事?
 
  听说双修夫人的丈夫早在四五年前过世,这些年也从未听说她有什么传言, 想来她久旷之身,今日与他初次相识,已然情不自禁。
 
  想到这,陆中铭拿起酒杯,为自己斟满,脸上换上自认为能展现出他豪情的 一面,向着双修夫人举杯。
 
  她果然在看自己,陆中铭心中一喜。
 
  双修夫人看着他,美艳的俏脸上闪过一丝嘲弄之色,桌前的酒杯却是动也不 动,接着把头转向一侧,装作没有看见陆中铭的举动。
 
  这是什么情况?这画风不对啊!
 
  为何是嘲弄之色,双修夫人不是应该俏脸含羞,半推半就地举杯与他共饮吗? 而且理都不理他?
 
  感觉到在场不少人都把目光看向他,陆中铭若无其事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还舒爽地讚了一声「好酒」,接着便与身边的一名管事交谈起来,毫无半点尴尬 之色。其脸皮之厚,让人歎为观止。
 
  一旁的闻人婉将整个情形看在眼里,早忍得不知多么辛苦,若非顾及淑女形 象,早笑出声来。
 
  林子轩则与双修玄女对视一眼,两人均看到对方眼中难忍的笑意。
 
  晚宴便在这颇为古怪的气氛下结束。
 
  待得众人离场,陆中铭才脸色一黑,颇为郁闷地走了。
 
  闻人婉看到此景,终於忍不住掩嘴轻笑起来。
 
  「林公子请留步,我家小姐想请公子前去一叙,请随我来。」
 
  说话的,是九美之中年纪较小的一个,长得十分漂亮,模样乖巧。
 
  「轩弟,既然玄女有请,你就去吧。」闻人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接着轻凑 到他耳边,细不可闻地说,「放心地去吧,姐姐是不会吃醋的,我想,瑾儿妹妹 也不会介意。」
 
  「那就请姑娘引路。」
 
  双修阁环境清幽雅致,比之蓬莱宫所差无几,在这样的地方居住,十分赏心 悦目。
 
  林子轩随她走了一阵,拐过几座别緻的小院子,清风拂来,带来她身上一股 清淡幽香,他随口问道:「对了,还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林公子叫我月见就行了。」月见回过头来,朝他露出甜甜的笑容。
 
  「月见,好听的名字,这是花名吧?」林子轩道。
 
  「嗯嗯。」月见一脸活泼地道,「我们都是孤儿,名字都是夫人给我们取的。 林公子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几个的名字全都是花名哦。」
 
  「哦,都是什么名字呢,月见姑娘可否说说?」林子轩大感兴趣道。
 
  「我们从大到小排,名字分别是百合,红杏,牡丹,桃花,茉莉,芍葯,文 竹和桔梗,我年龄最小,就叫月见。另外小姐平日的起居,都是由我和百合姐姐 负责的。」月见如数家珍道。
 
  「原来如此,不知月见姑娘是否知道,玄女她要单独见我的原因呢?」 
  月见嘻嘻一笑,先是偷瞄了他几眼,接着才说:「我知道,但是我才不说呢, 一会林公子到了,自然知晓。」
 
  谈话间,没过多久,月见便带他来到一座装潢别緻的小院子。
 
  月见将他领进门后,关上了房门,带他来到里间。
 
  原来是一间茶室,环境优雅,此时双修玄女正盘坐在茶几前,拖地长裙下露 出穿着白袜的小巧足尖。她的身旁坐着今日那喝止过华冬生,同属九美之一的高 挑女子,想来她就是那百合了。林子轩这才发现,她足下也没有穿鞋,晶莹的玉 足直接踩在木质的地板上,连忙一看,里间的门边果然摆放着两对精緻小巧的绣 鞋,一黄一绿。
 
  林子轩正犹豫该不该脱靴时,一旁的月见已经蹲下身,笑嘻嘻地说:「我来 帮你脱,反正就算你现在在不脱,一会也要脱的。」
 
  林子轩愣神间,月见已经动作飞快地帮他脱去了靴子。接着自己双足一蹬, 小巧的绣花鞋脱足而出,欢快地跑到双修玄女的另一边坐好。
 
  双修玄女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接着才向林子轩歉然道:「林公子请坐,这 丫头平日总没点正经,林公子莫要见怪。」
 
  月见噘着嘴:「小姐,人家哪里没点正经了,你可别在林公子面前说人家坏 话。」
 
  林子轩坐下后,笑着道:「玄女哪里的话,月见姑娘活泼可爱,我怎么会怪 她呢。」
 
  说完,他便发现对面的百合在偷偷看他,被他发现后,脸色便腾的一红,低 下头去。林子轩只觉一阵怪异,却又说不出哪里怪了。
 
  「林公子,感谢的话便不多说,小妹以茶代酒,谢过公子相救之恩。」 
  月见在一旁插嘴道:「这是从天山上採来的茶,叫什么天山银尖来着,小姐 花了好大价钱才买到一点点,就是我们长老想喝都喝不到,小姐对公子可真好。」 
  「就你多嘴。」双修玄女轻责一句,接着轻轻揭开脸上的面纱。
 
  一张宜嗔宜喜的绝美面容,似带着一点羞涩,当林子轩望见双修玄女面目的 一瞬间,整个人完全看呆了眼。她美丽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偷偷下落凡间。 以司马瑾儿与闻人婉的旷世绝色,也休想将她比下去。双修玄女的容颜青出於蓝, 比起双修夫人更胜半筹。
 
  双修玄女洁白如玉的纤手,轻捧茶杯,姿态优雅地递到林子轩面前:「林公 子,请尝尝小妹的手艺。」
 
  「有劳玄女了。」
 
  双修玄女微笑道:「公子无须见外,小妹名为环馨,家父姓单,公子直呼小 妹的名字就行了。」
 
  这时一旁的月见又插嘴了:「公子,你可知我们小姐为何一直蒙着面纱,因 为我们小姐在出嫁前,除了她的未来夫婿,没有任何男人可以得见她的真面目。 现在你看到了我们家小姐的真面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子轩听得心中一震,接过茶杯的双手一抖,与双修玄女洁白修长的手指碰 到了一起,两人的身体同时泛起酥麻的异感。双修玄女的耳根更是一下子红了, 美目错开,视线不敢与林子轩对望。
 
  此时此刻,若林子轩还不明白对方的心意,那他这么多年可就白活了。 
  他看着双修玄女,目光炽热道:「环馨也不须见外,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行 了。」
 
  「嗯。」双修玄女应了一声,轻轻地叫了一句,「轩郎。」
 
  这声「轩郎」叫得林子轩心都差点化了。
 
  一杯茶喝得林子轩心中甜滋滋的,浑身一阵舒暖,这是第二个唤他作轩郎的 女子,竟是如此的美丽动人。今日他纯粹是仗义而出,怎能想到,便这么撞上一 个他喜欢上,而对方也对他一见锺情的女子。
 
  放下手中空荡的杯子,另一只素白的纤手伸了过来,对杯子进行沖洗,浸泡, 手法娴熟。是九美之一那名叫百合的高挑女子,林子轩对她说了句「有劳」,她 的脸颊立时飞起两朵红云,偷偷看了林子轩一眼,便不敢抬头,全然不见今日喝 斥那华冬生时的英姿飒爽。
 
  「那王义内功深厚,轩郎与他拼斗所受之伤,虽非严重,但想要完全痊癒, 没有十天半个月无法办到。轩郎的伤因小妹而起,小妹自然有义务为轩郎治疗。」 
  林子轩顿时恍然,原来是要为他治伤。
 
  双修阁的双修心法闻名於世,据说不但能快速增进修炼者双方的功力,还能 用此为人疗伤,有极佳之疗效,莫不是……
 
  双修玄女见他有些通红的脸色,俏脸果然红了一红,接着道:「原谅环馨不 能亲自为轩郎疗伤,但百合跟月见均是我的人,自幼修习双修心法。而且她们都 对你……这几晚,便由她们代我为轩郎疗伤,不出三日,轩郎的伤便可痊癒. 」 
  林子轩愕然望向两女,只见百合微微瞥了他一眼,便羞涩地低下头去。而月 见则俏脸通红,美目却灼灼地看着他,一点也不害羞。
 
  望着这两个一等一的可人儿,林子轩说不心动是假的,可是就因为需要疗伤, 便要佔有两个美人儿的身体,他觉得难以接受这样的事。
 
  双修玄女看出他的为难,好半晌,她轻声说道:「百合跟月见虽身份不低, 但她们其实相当环馨的通房丫鬟,若轩郎对环馨存有半点情意,便请轩郎莫要拒 绝。」
 
  富家小姐出嫁时,通房丫鬟是作为陪嫁者一同嫁过去的。双修玄女这句话里, 相当於将属於她的两个通房丫鬟,让林子轩先一步佔有。后面那句更是直指她已 心属林子轩,她大胆地将一个女子所有的尊严都抛弃了,要求是林子轩还不答应, 那便将彻底严重伤害她的心。
 
  传出去,盛怒之下的双修阁还会彻底与蓬莱宫翻脸。
 
  他怎能让这对他一见锺情的倾城美人伤心?林子轩无法做到。
 
  只见他俊脸通红地道:「那么,我们应该从何开始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