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触手实验日记](00-01)作者:店小三
[触手实验日记](00-01)作者:店小三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3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曼雷夫,你要的实验体我弄到了,在你的三号实验室里,等等去验收一下。」 
  「好的,谢谢卡莉大人。」
 
  「接下来你就要开始实验了吧?」
 
  「是的,不过实验的过程中大部分是在等待和观察,原本的工作也不会落下。」 
  「很好!对了,这个实验你预计多久?」
 
  「不好说,这个部分很难控制,而且也没办法保证完成度,不过我会以周为 单位您向报告。」
 
  「没关系,我知道这个实验不容易,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说,如果失败了 也不打紧,换一个就是了。」
 
  「我会争取第一次就成功。」
 
  「哈哈!要的就是这股气势,我等你的好消息!」
 
  「是!」
 
  ——————————————————————————————-
 
  我是一个魔法师兼炼金术士,受雇於魔王。卡莉大人。
 
  卡莉大人作为淫魔族之王,是魔族中少数的女性魔王,因为淫魔的领土接近 内域,加上种族的特殊性,淫魔族并不需要直接参与对人类或其他异族的战争, 相对地必须为其他魔族提供性方面的服务和娱乐。
 
  虽然淫魔天生性欲强烈,领内也确实娼馆林立,但是淫魔族的义务并不是让 淫魔们都去当妓女,而是开发性爱使用的魔法和道具,也会接受调教爱玩奴隶的 委託,只是淫魔的性爱和性魔法大多来自天赋,本身并不擅长研究,因此我作为 卡莉大人的魔法顾问,被赋予的工作就是为她弥补淫魔族在这方面的短板——複 杂魔法的开发、高级道具的制作,和计划性的调教研究。
 
  作为淫魔领内的少数人类,我拥有专属的私人庄园,除非得到我或卡莉大人 的许可,否则其他的淫魔不得擅自进入,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打扰我的工作,另一 方面也是对淫魔们的保护,毕竟我的实验中,绝大多数的内容都与性爱有关,这 类的魔法或道具对於淫魔本身有着巨大的加乘作用,一不小心就会使淫魔成为废 人。
 
  事实上过去也确实发生过,当我某次休假到其他魔族城市旅游的时候,两名 淫魔误入了我的触手实验场,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对性爱成瘾的废人…… 
  这种事发生在淫魔身上听起来很讽刺,但是性爱本身并非淫魔的全部,那只 是她们因天赋而来的习性,只是比例较其他种族来的多一点而已。那两名淫魔在 实验场中受困了整整一周,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不被侵犯全身就会出现禁断 症状的程度,最后和那批触手一起被打包送给了性欲最为旺盛的猪头魔王,这即 使对淫魔而言,也是十分难堪的下场。
 
  说起来,这次的实验,和那两名淫魔也有不少的关系,根据卡莉大人的说法, 似乎是一名恶魔公爵在拜访猪头魔王时,对那两名触手中毒的淫魔印象深刻,打 算也培养一些自己的触手爱玩奴隶,只不过那名恶魔公爵有一个奇怪的癖好,他 是个真爱教徒,相信爱情的存在——直白点说,他希望自己拥有的女人,都是爱 着自己的。作为恶魔公爵,这听上去相当诡异,但他的后宫成员中,确实有很大 一部分都是他在外旅行时,与他产生感情的女性,也不是没有强行掳回来的,但 据说恶魔公最后都成功地让她们爱上了自己。
 
  於是,这次的实验目的,就是研究出一种调教方法,让触手奴隶保持理性, 并且对调教者产生感情,不至於要爱,但最低限度也要是依赖以上。
 
  真是槽点满分的委託。
 
  与过往的委託相比,这次要具有挑战性的多,我曾经为卡莉大人调教过不少 触手爱玩奴隶,但全部都只是调教她们的肉体,增强她们对触手的反应,其中大 多数都对触手抱持着极大的恐惧,剩下的则是心灵已经被摧毁,成了盲目追求官 能快感的肉娃娃,因此如何避免让被调教者发疯,成了这次实验的重点,毕竟那 位恶魔公要的可不是肉玩具。
 
  除此之外,卡莉大人在听到这个委託后,似乎很感兴趣,说了「既然要让奴 隶爱上你,这次乾脆挑一个你喜欢的类型如何?」这样的话,告诉我说如果中意 这次实验中调教的奴隶的话,可以将她留在身边,并且以后只要有类似的实验, 都可以比照办理,作为淫魔王的首席魔法顾问,不建立个后宫怎么行呢?
 
  卡莉大人也真是的,明知道我对后宫没有兴趣,还开这种玩笑。
 
  我所追求的,一直只是补报她的恩情而已……
 
                第一章
 
  长三米、宽二米的间中,摆着个巨大的木箱子,边缘打着用於通气和投递食 物的小孔,里面装着这次实验用的奴隶。
 
  三号室验室位於庄园地下,空间不大,倒不是没有更大的房间,只是狭小的 空间有助於让奴隶产生压迫感,而且这次的实验主题是触手调教,少不得需要营 造触手无处不在的感觉,要把触手填满整个房间可是很累人的。
 
  我叫来了几只哥雷姆,吩咐它们拆解箱子。我不是很适应魔族,这个庄园内, 除了我的一名助理,就只有哥雷姆这种没有智慧的魔法傀儡。
 
  哥雷姆是忠诚的仆人,沉默、工作效率高,更重要的是不会背叛。很快地箱 子便被拆解完毕,木板拿出了房间,我见到了这次的实验体。
 
  一只精灵。
 
  如传闻一般娇小纤细的身体和精緻的容貌,外表大概是人类十五、六岁左右 的样子,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身上的衣服有少许破损,没有明显外伤。
 
  由於这认的委託,无法使用奴隶,因此这只精灵是卡莉大人委託其他魔族捕 捉来的。
 
  实验的目标之一,是要让她依赖我,在实验体的选择上,我做出了几点要求, 首先是种族,精灵族对性的反应相对淡漠,我曾经调教过一名精灵奴隶,同样条 件、同时开始调教的人类已经变成肉便器了,精灵却才刚学会手淫……精灵族对 性的慢半拍,虽然会延长调教的周期,但也有助於管控实验进度和方向,提高成 功率。
 
  只不过,精灵族痛恨人类和魔族,前者会捕捉精灵当作奴隶,后者则是双方 领土接壤,打过几次战争。年幼的精灵会受到保护,基本不会有机会接触这两者, 只能从长辈那边得到告诫和负面的传闻,对於我这个服侍魔族的人类,绝不存丁 点好感……这算是变向地提高了难度。
 
  另外,装在箱子里、不去动到衣物,也是我提出的条件,我希望这次的实验 体保持在一个莫名奇妙的状态被进来实验场,这样方便我推测她的心理状态。 
  如同我的预想,当木箱被拆解开来的瞬间,精灵女孩脸上的神色除了三分恐 惧,剩下则全是疑惑,在适应了光线、看到我的瞬间,似乎更加疑惑了,不过同 时我也从她的眼中捕捉到一丝希望。
 
  以为我是来救她的吗?真可笑。
 
  培养信赖只是目标之一,调教的大前提可是爱玩奴隶,不管是什么用途,奴 隶就是奴隶,服从主人是大前提,因此第一步,我打算按照老方法,从植入恐惧 开始培养上下关系。
 
  我靠近精灵女孩,蹲了下来,双手粗暴地扯去她身上的衣物、鞋袜和内衣裤, 女孩理所当然地剧烈反抗,虽然我是个魔法师,但她也只是个小孩子,完全没有 抵抗的余地,不一会儿,就被我剥了个精光,只剩下胸前的项炼。在这个过程中, 为了让她深刻理解「失去衣物」这件事实,好几次我都是双手抓住衣物用力撕开, 现在就算把衣服还给她,她也没办法穿回身上了。
 
  无端遭受不合理的暴力,使女孩不住啜泣,我故意在她的面前,拿起刚才撕 毁的内裤碎片闻了一下,装出一副嫌恶的表情,接着硬是塞到她的鼻子前,逼她 闻味道。
 
  根据先前看到的资料,精灵女孩自被捕获到送来这里,大约经过了一个多月 的时间,这个过程中虽然有供应最低限度的食水,但是生理问题可就没办法解决 了,木箱未拆解开前,我就已经隐隐闻到一股恶臭,这一个多月中,既没有洗澡、 也不被允许离开木箱排泄,最贴近她私密部位的内裤会是什么味道可想而知,即 便她的嗅觉已经因为长期的监禁开始麻痺,但是如此近距离闻到异味的源头,仍 然让她的小脸皱巴起来,开始乾呕。
 
  让哥雷姆把碎布清出去以后,我持续盯着女孩好一会儿,在调教的过程中, 沉默不作为是很方便的催化剂,因为被调教者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上一个动作对 她造成的影响就会持续扩大。
 
  在对未知环境的恐惧、被夺去衣物的耻辱感、以及因身体的肮髒而遭受的嫌 弃目光下,好不容易停止乾呕的女孩,再度开始哭泣,同时紧紧蜷缩身体,应该 是试图制造虚幻的安全感,可能多少还带有拒绝理解事态的动机。
 
  不过,我不会让她如愿。
 
  这个女孩,从今往后将被夺去过往的一切,以奴隶的身份活下去,身为调教 者,我现在必须做的,就是把她以往的价值观和尊严通通摧毁。
 
  我伸手,抓住了女孩的肩膀,她不出所料地开始挣扎,当然不可能实现。 
  最初的「抓取」这件事本身相当重要,必须要让奴隶切实地感受到「无法挣 脱」,这个过程我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总算让她明白了挣扎也是徒劳的行为,任 由发红的肩膀被我抓住,不再抵抗。我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或者说怎么样都无 所谓,时间短了,代表她的意志相对薄弱,调教起来比较简单;时间长了,调教 难度也就高了,但是相对地也可以尝试更多的方法。
 
  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不再挣扎绝非她已经放弃,而是认识到此刻的抗争 徒劳无功,也许在盘算着把力气省下来,留待更好的逃走机会吧?
 
  不过,她是注定要失望了,毕竟我无论寿命或作为一个调教师的经历,都远 比她要长的多,有太多的方法可以粉碎她的奢望,甚至让她连想都不会再去想。 
  我再次召来哥雷姆,让他们准备了一大桶冷水,然后用木瓢舀水朝精灵女孩 兜头浇下。
 
  毕竟她太髒也太臭了,即便不会影响之后的调教,也得考虑到她生病的可能 性,因此帮她洗个澡是必要的。
 
  洗个澡——这是作为调教者的我,初次对她的施恩,只是我是用对待动物的 方式帮她洗澡,水温也是如此,不会太过冰冷害她冻着,却也远远称不上是温暖。 
  最初的调教,道理是大同小义,无论是糖果还是鞭子,都得扣合着让奴隶明 白自己身份的大主题。
 
  被冷水泼洒的瞬间,女孩大叫着重新开始了挣扎,这次的目的不是为了挣脱, 而是本能性地拒绝不合自身意愿的事态,但我同样不会让她如愿,一次又一次地 泼水,把她整个人都淋得失透,等到她因为寒冷和疲累,二度放弃挣扎后,我才 放下木瓢,开始用双手搓洗她的身体。
 
  调教者与奴隶的肌肤接触,同样是很重要的一环,奴隶本身属於调教者所有, 调教者可以对奴隶做出任何行为,在我的经验中,最能反应这一点的方法在於身 体的支配,因此对待需要植入相关意识的奴隶,我一般会进行这种搓洗的动作, 并且无论花上多少时间,都一定会摸遍奴隶的全身上下,这是所有和支配的体现, 可以有效地让奴隶明白,从此身体不再属於自己。
 
  长时间的禁闭和二度挣扎无效,加上距离上次进食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精 灵女孩在我开始搓洗的时候,并未产生抵抗,但这也只是一开始而已,虽然外表 只有十五、六岁,但是精灵的发育本就比着普通人类要慢上一些,虽然有个体差 异,不过她的实际年龄应该在十七、八岁上下,已经具备了男女之别和羞耻的概 念,因此当我搓洗到女孩的胸部时,她仍然感到抗拒。
 
  轻轻松松就被镇压下来,毫无意义的抵抗,试图遮掩胸部的两只小手,被我 用仅仅一只手便抓了起来,另一只手肆意地在她胸部上搓洗,这个阶段的作用在 於让她体认到自己变成我的所有物,所以我并不会加入带有性意味的挑逗,取而 代之的是力道稍稍粗暴了点,目的也不是惩罚,而是透过对常人使用绝对会引起 不快的动作,来让她明白我不将她视作对等存在的事实。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搓洗过她的右胸后,为了方便,我的两手做出一个轮换 的动作,而她当然趁机再次护住胸部,只是她能有这个机会,全是由於我的放水, 目的在於让她认知到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的。在女孩的啜泣声中,我毫不费力地 再次抓住她的双手,仍然毫不悯惜地搓洗她的左胸。
 
  洗完了胸腹,再来就是作为重点的下体了。
 
  当初我指定的实验体年龄,正好是身体逐渐发育,并且开始接触性知识的阶 段,女孩已然被灌输了下体不容他人侵犯的概念,即便双手被箝制着,双腿仍紧 紧闭合,拒绝我的清洗。
 
  意料之内。
 
  同样地,瓦解她防线的方法也是多不胜数,如果我愿意,大可维持现在的模 式,直到她力气用尽任我摆佈为止,不过这次的调教存在主题,所以是时候介绍 我的好夥伴了。当然,以后也会是她的好夥伴的。
 
  我打了个响指,房间角落中,立刻伸出了两条触手。
 
  三号实验室是特制的,地板并非实际存在,而是利用魔法造出来的平面,可 以承受相当的重量,除此之外,我也可以控制触手从平面下方穿透进房间,进行 各种各样的用途,是个专门配合触手调教而开发的设计。
 
  另外,我控制触手的方式,也并非打响指,这些触手全是我的魔法造物,可 以被我用意志直接指挥,打响指只是为了让精灵女孩产生一个既定印象,即只要 我做了这个动作,触手就会出现。
 
  想必精灵女孩从未见过触手吧!明显可以看到她瞪大了眼睛,不过与稍早看 到我的时候不同,此时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好奇,只剩下纯粹的疑问和恐惧。 
  我操控着触手,抓住精灵女孩的脚腕,未知的存在,和触手那与一般生物完 全不同的滑腻表皮,使她精緻的小脸充满了惊恐,再度开始挣扎。
 
  就在这时,我抓住她双手的手,稍稍放松了力道,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察觉这 点,总之我还了她双手的自由,她立刻抓住两根触手,想要把它们从脚踝上掰下, 只是未能如愿,这种触手的功能单一且明确,就是为了捕捉而存在的,就连两米 高的肌肉战士都无法挣脱……当然这是在理论上的可能啦,虽然这种触手是不用 心疼的消耗品,但也是我的造物,操控的时候也会往我的脑海中回馈相应的触感, 实在是不想让它们去捆绑太噁心的东西。
 
  即使是捕捉用的触手,也分为许多类型,这次召唤出来的平滑触手,在当初 开发的时候,特意设计成了表面光滑没有皱褶的类型,这是为了防止奴隶在挣扎 的时候磨破皮肤,缺点是没有了摩擦力,捕捉猎物的时候只能依靠它本身的力量, 换言之,它在纯粹力量上相当优秀,实验闲暇的时候,我曾经试着跟它比过腕力, 坦白说,完全赢不了。
 
  连我都不行,精灵女孩就更甭提了,更何况,我也不会再给她机会,那纯粹 是浪费时间。我再次打了个响指,在精灵女孩绝望的目光中,地板上又升起两条 触手,缠住她的手腕,将她凌空举起,并且开始向四个方向拉抻,试图分开她的 四肢。
 
  我当然可以一次性地叫出四条触手,不过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让她感受绝望, 更有利於我的调教,出於同样的目的,最初触手拉抻的力道并不强烈,大约是女 孩只要稍稍用力便无法拉动的程度,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让她以为自己有机会 抗衡触手,最后却只能发现又是一次绝望。
 
  察觉触手抵不过自己的力气,精灵女孩似乎松了一口气,看到她的表情,我 不禁笑了,太天真了,难道她以为足以举起自己的触手,只有这点力量吗? 
  在我的控制下,触手开始慢慢加大了力气。
 
  感受到触手发力,女孩的神色一变,同样加大力道不让触手得逞,尤其是两 腿特别用力,看来她也察觉我的目的了。
 
  没用、没用、还是没用,触手原本的极限力量,就不是她能够抗衡的。
 
  很快地,女孩的四肢开始颤抖,我之所以採取缓缓加强力道的作法,除了调 教以外,也是为了避免一次性地用力过猛,造成她肌肉的拉伤,不过伤害可以避 免,肌肉痠痛就不行了。
 
  不一会儿,她的双手就放弃了防禦,全身的力道集中到两腿,以对抗触手; 
  很快地,女孩的腰肢也开始打颤,想必是感到腰痠背痛了吧?只是一股劲地 想要闭合双腿,没有正确调运肌肉的结果,就是给全身上下强加了不必要的负担。 
  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再触碰她的身体,也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用戏谑的笑容 看着她,看到她眼中因为误以为能对抗触手时兴起的兴奋,发现触手力道增强时 出现的惊惧,对抗触手的过程中产生的坚毅,松开双手时剩下的坚持,腰肢颤抖 时染上的疲惫,还有最后终於不支,双腿被触手大大拉开时,望向我的茫然。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道如何对抗我,不知道如何逃离,不知道未来何 去何从……
 
  就连我向她的下体泼水沖洗时,她也只是象徵性地扭动了一下,然后开始哭 泣,大概是累了吧?身体累了,心也累了。
 
  无视於她的反应,我一边搓洗,一边翻弄检查她的身体。我的态度随意、粗 鲁且轻蔑,拍拍这里摸摸那里,强烈的屈辱和无助感,使她的眼泪不停滑落。 
  精灵女孩理所当然地还是处女,不过那不重要,反正很快就不是了,我更着 重於检查她是否有疾病,由其是长达一个月的监禁生活,没有洗澡也无法外出排 泄,她的下体沾染了许多排泄物的痕迹,我不但要花时间清洗乾净,也要确认她 没有因此感染才行。
 
  还好,精灵族受到自然女神的祝福,身体也远比人类坚韧,除了骨瘦如柴, 和下体有些发红以外,并没有明显的感染。当初向卡莉大人提出捕捉者不得与她 过多接触的要求时,忘了考虑运送时间长短的因素了,下次得记住才行。
 
  花了半个多小时,我算是帮她清洗了一遍,这次的调教,比起清洗用手触摸 她的全身上下是更重要的目的,所以我并未使用肥皂,其实不能算太乾净,不过 那就明天再说吧。
 
  我摒退了触手,让哥雷姆们收拾水桶,同时调整地板让水和污物湛透过去。 
  对周围的变化一无所觉,精灵女孩无力地跌坐地面,双手垂垂,已经提不起 去护住胸部与下体的想法了。
 
  但是,我还没打算放过她,伸手抓住了她胸前的项炼。意识到我的目的,精 灵女孩再次露出惊慌的神色,抓住我的手,同时抬起头来,充满着祈求。
 
  我是知道的,精灵族的项炼,是父母赠与小精灵的礼物,是精灵族身份的证 明,也是一生最重要的宝物……我通通都知道,因此在剥去她的衣服时,我特意 留下了这枚项炼,为得就是要让她的心中留存最后一点寄託、最后一颗火种,最 后再将它摧毁。
 
  我毫不留情地扯下项炼,站起身笑着俯瞰精灵女孩抱着我的腿,哭喊着要回 项炼的模样,召唤出了一根平滑触手,抓住她的腿把她倒吊起来,然后转身离开 房间。
 
  ………………
 
  关上房门,将精灵女孩的呜咽锁在房间里后,我大大地叹了一口气,肩膀头 脸都垮了下来。
 
  扮恶人,真不是普通的累。
 
  上午的调教,这就算告一段落了,不过还有些事要做,我转过身来,看向刚 才的房间,和地板一样,实验室的墙壁也是特制的,内部向外看则如同一个没有 空隙的盒子,没有窗户也没有门,进出靠的是魔法操作,而从外向内看,则是透 明的,隔着墙壁,我用避免让女孩受伤的速度,操作着触手慢慢将她放下。 
  或许是我不在场了的缘故,精灵女孩虽然还止不住哭泣,但已经停下了无意 义的哭喊,开始试着掰掉脚上的触手,观察到这点,我下令触手放松力道,同时 做出了新的指示,这一次,虽然她稍稍用力就能剥除触手,但是触手会一次又一 次地往她的脚上缠去,直到她放弃为止。
 
  触手不只是无法抵抗的,同样也是无法摆脱的——嘛,这个调教差不多就是 这个目的吧。
 
  完成了这件事后,我又调整了一下房间的温湿度以免她感冒,最后把项炼收 进口袋,离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