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美味烧烤]
[美味烧烤]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珍妮特和玛丽安看见烧烤快送公司的送货车时,她们正在厨房的窗户旁边喝 咖啡。驾驶员打开侧门,一位年青的妇女下了车,除了一双绳凉鞋和套在苗条的 脖子上的看起来像是蓝色塑胶做的厚项圈外,裸露的身体上一丝不挂。她提着一 个有塑料把手的白纸盒快步跑过人行道,从她的嘴唇边可以明显的看到一阵阵哈 气。
 
  “啊,已经9点钟了?”珍妮特问,她站起来的同时门铃响了。
 
  “不,9:20了,”玛丽安回答:“她晚了。”
 
  当他们打开前门时货车,离开了。颤抖的裸体女孩子有着黑色的短发、惹人 喜爱的像猫一样的脸蛋和绿色的眼睛。她丰满的阴部被刮得很干净,一个黄色的 标签紧拴在她粉色的阴唇上。女士们看到她光滑白细的四肢冷得起了鸡皮疙瘩。 
  “珍……珍妮特女士?”女孩问:“我是卡……卡丽,来自烧烤快送。你是 计划今天吃我,或是想让在这把我冷……冷冻?”
 
  “哦!是的,进来吧,亲爱的,”珍妮特说,她拉着女孩柔细的手把她拖了 进来:“这是我的嫂子玛丽安。”
 
  “哈,你好。”女孩说。
 
  “让我们看看这次的怎么样?”她大步走进厨房,把纸盒放在桌上,交叉着 她平滑的手臂转过身。在两个穿着汗衫和牛仔裤的矮胖中年妇女旁边,赤裸的年 轻肉体看起来非常美味和有魅力。她有着发亮的乳白色皮肤和修长的大腿,大小 正好的柔软乳房挺立在她的胸脯上,屁股、大腿和臀部丰满而光滑,总体来说是 个完满的女孩,唯一的缺点是在她的胃部正中有一条从肚脐到腹腔神经丛的小伤 疤。
 
  “我的上帝,亲爱的!”玛丽安说:“你看起来真漂亮……”
 
  “美味的,我知道,”女孩不耐烦地说:“可口的、香甜的、让人流口水的 ,或是无论什么。我看起来应该有好味道,那是当然的。”二位女士在她的面前 拉着手,呆呆的点着头。
 
  “你们想摸摸肉吗?”卡丽说。
 
  “好的……”珍妮特不安的吃吃笑着回答,玛丽安的脸羞红了。
 
  女孩摇摇头,抬眼看了看天花板:“我是家畜,为了食用!”卡丽笑道:“ 如果你想要做而又不愿意让我看到,可以先在上面吊死我。来吧,这样我才能开 始工作!”她同时伸开了她的手臂。
 
  二位女士热切的扑向奶油色的年轻肉体,挤压手臂、大腿、乳房和肚子和它 们周围的肌肉,测试坚固程度,并用很小的声音评论著。粉红色的乳头在她们手 下变硬了,乳房轻轻的散发着芳香。在卡丽曲线优美的屁股上,烙着一个三角形 状“烧烤快送”的商标。玛丽安捏起女孩阴部柔软的肉,感到有粘液流到她的手 掌上。
 
  “非常感谢你们喜欢我,”卡丽喘息着:“但是你们是否早点开始准备晚餐 ?要知道,我需要烘烤七个小时。”
 
  “啊,天啊!”玛丽安喊到:“不,亲爱的,我不知道!”女士们惊慌的冲 进厨房,准备烹调女孩。
 
  “啊,天啊!”珍妮特说:“我们必须把你放进烤箱,亲爱的,来这里,到 平底锅上来!”
 
  玛丽安和珍妮特弯着腰,从碗柜中把巨大平底锅拖到地板上,发出了巨大的 响声。
 
  “女士们,女士们!”卡丽笑了,脱掉她的凉鞋:“听我说,你们不必做任 何事,好吗?仅仅坐下来休息,让我取出我的材料才开始。”一丝不挂的裸体走 向炉子,把烤箱的温度开到40-50。
 
  珍妮特和玛丽安不安的互相望望,然后在厨房的椅子上坐下观看。卡丽打开 盒子,把里面的东西放到了桌上,白纸盒两侧有烧烤快送的商标。它们包括一张 干净的烧烤膜、一块每边都有把手的正方形钢丝网、一个准备装女孩被丢弃部份 的大垃圾袋、一瓶甜的烤女孩调味酱、一枝肉用温度计、一张的带插图的写着“ 烧烤快送女孩使用方法”的指南,最后是一枝装着烧烤快送预先混合的传统香草 填料的大塑料管。
 
  “看,有齐所有我需要的。”卡丽说。
 
  “没有锯!”玛丽安叫到:“我们的旧的丢了,并且,我们需要锯!” 
  “为什么我们需要锯?”女孩问。
 
  “当然是切下你的头!”珍妮特气哼哼地回答:“还能为什么?”
 
  “你最后一次烹调女孩是多久之前了?”卡丽笑着问。
 
  “我想,我们已经有五年没有使用火了。”
 
  “我们上次烹调女孩,啊,”玛丽安想着说:“大概是十年以前了。” 
  “我们的外甥为我们叫烧烤快送,”珍妮特说:“我恐怕我们从没有听说过 你的事情。”
 
  “好的,我的头发上有防火凝胶,”女孩回答:“你可以留下我的头,因为 我的头发不会燃烧,可以吗?”
 
  女士们摸了摸卡丽因防火凝胶而硬直的短发。
 
  “多么好的想法。”珍妮特说。
 
  “可不是?”卡丽说。她把正方形的钢丝网放在水池和火炉之间的切肉台上 ,在钢丝网上铺开烧烤膜。
 
  “我想最好准备把小刀,”珍妮特说:“我们需要清理你的内脏,弄干净你 ,亲爱的。”
 
  “女士,”卡丽皱着眉嘲笑着:“烧烤快送的产品意味着──我是随时准备 可以被烹调的,行了吗?”
 
  她站在她们面前,一只手放在她的屁股上,突出了在她赤裸的肚子上的一排 缝线。
 
  “今天早上,工厂取出了我的胃、我的脾、我的胆,和其它一些我不知道的 东西,”她解释说:“除了我的肝、肾和一些小肠以外的所有东西。当然,为了 保证肉的品质,肉畜是不能使用麻醉剂的,所以我昏迷了两次。”
 
  女士们喘着气,吃惊的互相看了看。卡丽继续她的准备工作,把填料管、肉 用温度计和女孩调味酱瓶放在水池边。
 
  “天哪!”玛丽安说:“为什么你仍然活着,亲爱的?”
 
  “因为他们清理后给女孩进行静脉注射,”卡丽回答:“这样,我大概到下 午都不会死。”
 
  当爬上切肉台后,女孩顽皮的对她们的微笑了一下。“但是,我在那之前已 经半熟了,不是吗?”她的嗓子发出愉快的声音。
 
  “你将会的,亲爱的。”珍妮特回答,温柔的大笑着。
 
  跪在台上,卡丽看了一下说明。“好,”她咕哝到:“首先是温度计……” 她拿起肉用温度计,把锐利的尖端朝着她奶油色的大腿,让它指向她的屁股。 
  “你们将把我放入在烤箱,所以需要用这个,”她说。“它到三百度时,我 就熟了。”
 
  装了个鬼脸,一丝不挂女孩把温度计的尖端插入到她大腿结实的肉中,和骨 头平行。
 
  “哎唷!”玛丽安看得出神并微笑道:“你真的做你自己,亲爱的!” 
  当卡丽第一次把八英寸的温度计插入到自己的肉中两英寸后,鲜红的血顺着 她柔软的腿流过。“啊,是的!”女孩着喘气微笑了一下。汗水在她光滑洁白的 皮肤上闪闪发光,她用前臂擦了一下额头。闭上她的眼睛,刚毅的低下下巴,美 丽的裸体再次把温度计往大腿里插入了一英寸。
 
  “你需不需要一点儿帮助,很小的?”珍妮特问。
 
  “你知道,它对我们是娱乐!”她站起来。“你们二个能停止说话吗?”卡 丽恳求,痛苦的咧着嘴笑。“让我做好这个,行吗?”女孩的胸脯起伏着,她漂 亮的乳房随着每次呼吸缓缓的摆动。
 
  “没问题,”珍妮特回答,回到她的椅子上,微笑着看着女孩:“我想我们 双方会留下好印象。”
 
  “那么,谢谢你。”卡丽无声地说。
 
  她弯曲她的大腿,把温度计的刻度盘紧握在两手中,继续把尖端一英寸一英 寸的插入她奶油色的肉中,两行血更快的流过。
 
  “你……看……”卡丽咕噜说:“烧烤快送……只有……二英寸多了……能 递送……完全自己……准备好的……烤肉!”
 
  “你正是这样,亲爱的!”玛丽安令她放心地说。
 
  “再推一下。”颤抖,流汗,美丽的裸体咬紧牙关,抓住温度计,开始了最 后的努力。“这……应该……行了!”女孩哭了。她躺下了,筋疲力尽的微笑着 ,急剧地呼吸着。温度计杆深埋在卡丽美妙的大腿里,刻度盘静静的贴着光滑的 、流血的皮肤,眼泪和汗水在她的眼睛下面闪闪发光。
 
  “我的上帝,亲爱的,”玛丽安说,“仅仅坐在这里看你做所有的工作,我 感到不舒服。”
 
  看了一眼说明后,卡丽拿起填料管,缠绕着的软管盘在它的末端。女孩从软 管上摘下塑胶帽,露出一个有些小孔的锥形的锋利尖端。“嗨!”女孩大声说: “我想它的痛苦超过温度计!”
 
  “在你被递送之前,他们为什么不填好你?”玛丽安问。
 
  “因为有些人喜欢按他们自己的食谱放填塞物,”美丽的裸体回答:“烧烤 快送的工厂做了许多准备工作,但女孩要自己完成剩余的工作。”
 
  她用一只手拿着管子的尖端,另一只手在自己肚子上寻找洞的正确位置。然 后她把锋利的尖端按在她腹部柔软无毛的皮肤上。
 
  “在我前开始前,你们不想用你们自己的填塞物吗?”
 
  “我们的外甥告诉我们别做任何事。”珍妮特说。
 
  “好,当然当然,让我们做。”卡丽伴随着又一个迷人的微笑说。
 
  女孩咬紧牙关,紧握着管子的尖端,使劲把它刺进了自己的肚子。钢尖刺破 了皮肤和肌肉,深深的滑入了腹腔。“这儿……”卡丽呻吟着。她明显地极度痛 苦,但是,她开始挤压填料管,并从底部卷起它。对她纤细的手来说,这看起来 像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我不会问我们能不能填装你。”珍妮特带着笑说。
 
  当她继续工作时,卡丽做了个深呼吸并设法微笑。“很好,”女孩说:“现 在你将知道……如何……坐着看……下一个女孩……”她在痛苦的痉挛中突然喊 了出来,女士们听到浓稠的浆糊“吱吱”的进入了动物的身体。
 
  因为卡丽用了几分钟装填她的肚子,珍妮去了趟洗手间,玛丽安则出去为晚 餐的聚会摆放餐具。
 
  “现在是有趣部份了。”女孩说着,猛的拉出钢尖,血像小河一样向下流过 她的皮肤。
 
  没煮过的填塞物撑大了她的肚子,卡丽向前趴着,用一支胳膊肘支撑着自己 ,把填塞物的管子塞入了她的阴道。当努力的挤空管子时,她有节奏的喘息着。 当她完成后,塑料管子几乎空了,填塞物徐徐的从她的少女阴道渗了出来。 
  “现在,我们必须帮着做这部份!”珍妮特吃吃的笑道。两位女士热心地走 了过来,把渗出的填塞物压回了她潮湿的阴道。
 
  “我知道你们愿意!”卡丽说,她们都笑了。
 
  赤裸的女孩费力地坐起来,把女孩调味酱洒到在她的肩膀、手臂和大腿上。 她开始把它们涂到她的柔软皮肤上,女士们自然也帮助做了这个。调味酱涂在平 滑得像绢一样的女孩肉上,摸起来感觉好极了。
 
  “你看上去终于准备好了!”玛丽安说。
 
  “烤箱的温度也已经可以了,我们把你放进去?”
 
  “还有一件事,”卡丽温柔的回答。她的声音已经很弱,但还是作了一个淘 气的迷人微笑。“你们不对这个大塑料项圈感到奇怪吗?”她问。
 
  “嗯,是的,”珍妮特说。“我认为它也许是一种编号装置。”
 
  “或者是为了束缚。”玛丽安猜测。
 
  “不,是另外的东西,”卡丽轻轻地笑着的说,痛苦在她惹人喜爱地、憔悴 的脸上闪过。慢慢地,准备烧烤的裸体开始收缩,她把她乳白色的大腿并拢在自 己的身体下面,跪在烧烤膜的中心。
 
  “当项圈的工作完成后,你们把锁打开,拿开它,”她说:“然后你们拉起 烧烤膜盖住我,密封它,拉起钢丝网的手柄把我塞入烤箱。如果你不清楚,可以 查烹调指南。”
 
  卡丽把一个干净的塑料管插入蓝色项圈的槽中。她把下巴靠近膝盖,使身体 弯曲成一团,把塑料管的一段甩入了水池中。
 
  “在我死前,你们还要问我什么问题吗?”她问。
 
  女士们互相看了看,“啊不,亲爱的,”珍妮特亲切地说:“你的工作非常 出色,并且你看起来绝对美味。”
 
  “谢谢,”卡丽说。“我希望我尝起来好吃,而且,我也希望你们将从烧烤 快送叫下一个女孩。”
 
  最后,微笑着,她把项圈上的小开关转向了左侧,厚项圈缓缓的开始工作。 裸体女孩把她光滑的手臂放在胸前,低下了头。
 
  珍妮特和玛丽安喘着气。干净的塑料管流出了鲜红的血液,项圈里面由电池 供电的小水泵稳定的把女孩的血液通过塑料管排干。
 
  几秒钟后,卡丽的可爱的眼睛慢慢闭上,柔软裸露的身体颤抖了一会儿,安 静了下来。
 
  稍后,最后一滴血滴出了塑料管,小水泵停止了工作,项圈松开了。
 
  当她把拿开项圈短针拉出来后,珍妮特只在女孩的脖上看见很小的伤痕。 
  两位女士还记得,一个正常的少女是非常重的。她们紧握钢丝网的把手,但 烤肉很轻松的被从台子上提了起来。
 
  经过几次喘着气的推挤,她们设法把烤肉屁股向前的塞进了她们的烤箱里, 关上了门。
 
  “我的天!”玛丽安疲惫的靠着台子说:“如果是我们自己,根本不能及时 将女孩准备好。”
 
  “我同意,”珍妮特说,她把空的填料管放进垃圾袋。
 
  “烧烤快送的主意真棒!”
 
  女士们再次在放着她们的饼乾和咖啡的桌子前坐下。
 
  女孩子可爱的脸蛋紧贴着玻璃烤箱门的中心,眼睛紧闭着,柔软的嘴唇的微 微分开。
 
  “这是最好的准备方法。”玛丽安感叹到。
 
  “除了她,我们还将不得不作马铃薯。”珍妮特回答。
 
  “哈哈,”玛丽安说:“我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够自己削皮!”
 
  于是,她们都笑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吾夜 金币 +12感谢来文